首页 > 聚焦 > 财智人物 > 正文

兰世立:人生高峰身家20亿 后远走海外

2020-04-19 作者:佚名 来源:产经天下

21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壹

1966年,兰世立生于湖北武汉。17岁,他接父亲的班,去供销社当营业员,后来又当上了经理。

但有一天,他和两名顾客吵架,对方的话刺痛了他:“你有什么好嚣张的?不就是个小营业员吗?”他决定放弃供销社经理职位,重新选择人生道路。1988年,他考取湖北省计划干部管理学院,过了一学期,又转入武汉大学经济学院,进入专为地方后备干部开设的班级。

1990年,他毕业分配到湖北的机关单位工作,后来又被调到海南的机关单位。在海南期间,他有了去香港的机会。在香港住酒店,结账时用电脑打印单据。他觉得电脑是个好东西,决定下海创业。

他在武汉大学附近租了一个小门脸,为客户打字,打一张纸收费6元。生意好时,一天打字收入就达1000元。从打字起步,他的东星电子有限公司成了IBM电脑的华中地区代理商。

做电脑生意时,许多客户来了要请吃饭。但当时武汉最好的一个酒楼,售票与取菜是分开的,客人先要排长队买饭票,再排长队端菜。兰世立兰世立就想搞一个装修豪华的饭店,让客人坐在那里点菜,不用再跑来跑去。

1992年10月,他的第一家“东宫”酒楼开业。他从香港请了一位经理,月薪2万元,从广东请来厨师。开业就一炮而红,每天营业额高达20万元。那时候既无信用卡,也无百元大钞,每天收银员为了清点当天的营业额,很晚才能下班。之后,他又开了3家连锁酒楼,还开了湖北第一家四星级酒店。他还在武汉郊区买了一块地,准备建公司的发展基地。

但从1994年开始,政府严抓公款吃喝,酒店开始亏钱。当初买的那块地派上用场了。兰世立在上面盖了住宅,每平米成本400元,售价600元,一下就赚了1000万元。之后,他进入房地产行业,开发了一系列项目,如宜昌、孝感的安居工程、武汉沙湖小区、宜昌桃花岭宾馆等。

开酒楼期间,兰世立还开了一家旅行社,当时公司没有出境权,只是卖卖机票。2003年,非典来袭,国内旅行社一派萧条,他收购汉口国旅,获得了出境业务的经营权。此后,他在全国收购了许多旅行社。

2004年,中国批准第一家民营航空公司“鹰联航空”筹建。兰世立捕捉到这一敏感信息,迅速到北京拜访民航总局。2005年6月,他拿到了东星航空公司的筹建批文,并放出豪言,“将投资120亿元,租赁、购买20架空客A320飞机”。

这一年,兰世立以20亿元的身价首次跻身福布斯中国富豪榜,位列第70名,成为湖北首富。

22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贰

他后来在狱中撰写《东星十八年》时写道:“从我有飞机那一天起,一切都发生了变化……转眼间,我就获得了与各国元首、各界名流、各界领袖平等交流的机会。仿佛一下子冲上了九霄云天,站上了天庭来俯视这个世界。”

东星航空是兰世立的骄傲,也是令其锒铛入狱的主因。

办航空公司需要巨额资金。东星集团旗下的旅游行业、房地产行业一直在向东星航空“输血”。2006年,兰世立用光谷中心花园的土地及在建工程为抵押,向农行武汉江南支行贷款1亿元。这笔钱本该用于光谷中心花园项目,但被他挪用了9000万筹建东星航空。后来,由于按揭不在农行操作,贷款收不回,农行状告东星集团旗下东盛地产,兰世立甚至一度被拘押。

此后,东星航空再难拿到银行贷款,所需巨额资金只能通过民间融资来解决。

2008年,国际金融危机爆发,航空业受到重挫。兰世立不得不借高利贷维持公司运营,为了挽救东星航空,他到处借钱,多高的利率都接受。但东星航空的资金链最终还是断裂,2009年被裁定破产,并被民航局停飞。2010年2月,兰世立因犯逃避追缴欠税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。

2013年,兰世立以病残为由提前出狱。两年以后,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他得到了朋友们的亿级资金相助,已经收购三家航空公司,其中两家在国外,一家在国内。但到2016年,有合作者以诈骗罪为由报案,在警方下发逮捕令之前,兰世立持假护照逃往新加坡(早在1995年,他已经入籍新加坡)。

23.pn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1993年夏天,兰世立第一次被抓,是因为东宫酒楼的前员工举报他从深圳走私轿车。兰世立称自己清白无辜,但流传在外的说法是,举报内容是真的,走私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桶金。而他得以脱身,是因为当地官员对于他这位敢闯敢想的民营企业家比较欣赏。

1994年,他在宜昌鸣凤山抽了两支签,一支下下签,曰“犹如盘龙困鸟窝”,一支上上签,曰“拨开乌云见太阳”。他认为,如果自己陷入困难,只要走出去,问题就会迎刃而解。所以,每当东星陷入危机,他的应对方式就是再进入一个新领域。

但他从不后悔进入航空业。他曾说:“如果没有创办东宫,我还是武汉电子街上一个卖电脑的。如果没有东星,我能有现在的地位?所以,人生的选择总是有利也有弊。关键不是我自己错了,那么选择就没有遗憾。”

他做决策,极少采纳团队高管的意见,还曾公开表达自己的经营理念:老板独裁,股权单一。在他看来,他独裁要看员工接受吗?如果大家都接受,公司做大了,这没有什么不好。至于股份情况,“中国自古是一个人挑水吃,两个人抬水吃,三个人没水吃”。

他有独裁的一面,也有讲究排场的一面。刚创业时,他就给员工配发了统一的西服,中国刚有BP机,他就给公司每人配发了一部。他去法国出差,一定要住18万元人民币一晚的巴黎四季酒店。

对兰世立来说,一切就像一场梦。

备注:除产经天下网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产经天下网立场。

责编:流星(cjtxcm@163.com)

上一篇:徐志新:离开是为了改变自己 回来是为了改变山村

下一篇:张先忠:防癌治癌 福泽天下

分享到

今日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