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汉洪山:风起云涌“维权潮”背后的迷局和出路

发表时间:2023-11-15 22:50作者:佚名来源:今日头条

       2023年6月下旬以来,武汉市洪山区洪山街道下辖的韵湖社区(原新路村)少数村民以“城中村改造后村民社会保障和生活福利差,土地出让补偿、拆迁房屋安置不公开,主体房屋之外的建筑不还建等”为由,采取逐级诉求方式施压讨要说法。

维权行为导火索为:原武汉市洪山乡井岗山村党委书记、武汉江宏集团董事长黄大发被公安机关收审羁押,新路村少数村民认为,黄大发主导周边几个村(社区)的房屋拆迁与土地开发涉嫌大量违法行为,怀疑原新路村也会有“问题”。

由于互联网大量快速的传播,周边的李桥、板桥和双建社区少数村民纷纷效仿,各类无理诉求乱象丛生,导致各类违法违规行为时有发生,维权引起不明真相村民纷纷围观。这是最要不得的基层不稳定因素,需要寻找其中原因并找出解决良策,以平和基层矛盾,维护社会稳定。

坐看风起云涌,静待云卷云舒。为此作者以国情为坐标,透过历史讲成就,透过改革讲发展,透过现实讲理论,与您一同触摸城中村改造进程中的脉动,剖析武汉市洪山区个别街道风起云涌“维权潮”背后的迷局和出路。

洗脚上岸,韵湖社区的“前世今生”

韵湖社区由原新路村城中村改造而来。原新路村地处汤逊湖湖畔,湖汊交错,地势低洼,人口来源可追溯到上几代人,大部分人口由原黄冈市新洲县(后划入武汉市变更为新洲区)搬迁至此,原以捕鱼、养殖和零星种植为生。在“以粮为纲”的时代,新路村所处的大面积湖汊和湿地被填埋,变成了种植的田地。


随着经济发展和城市“菜篮子”工程的需要,原新路村村民由传统的粮食种植改为蔬菜种植。村民过着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掘井而饮,耕田做食”的田园生活,没有攀比,没有奢望,平和而宁静。

然而,交通不便,种植结构单一,村民收入低等因素,一直困扰着新路村村民和村集体经济的发展。再加上原新路村属武汉市远郊区,在上世纪九十年代,受农村规划限制,没有投资,产业发展没有方向,如何发展经济,提高村民生活条件,成为新路村“两委一班人”的首要工作任务。

俗话说:村看村,户看户,发展经济看村干部。进入新世纪,解放思想,大胆创新,加快农村城市化发展思路,开始倒逼新路村村集体经济发展。


栽下梧桐树,引得凤凰栖。随着武汉城市职业学院的引进,新路村的村容村貌逐步改观,各市场主体业务纷纷前来落户,村集体经济组织也顺势而为,第一家工业园——新路村工业园应运而生,村集体经济不断壮大,村民家庭经济收入也逐年提高。

在新路村“两委一班人”的艰苦努力下,2009年,武汉市政府正式批复原新路村实行城中村改造。为此,原新路村将2010年3月26定为城中村改造起始日,在此时间出生的为村民,之后的为社区居民,原新路村改造为韵湖社区,农民变居民,村民变股民,在享受社会保障同时,每年还可以领取一定金额的生活费,自此种地的村民终于洗脚上岸。


2019年9月,原新路村整体搬迁至韵湖春晓和南湖锦城两个小区,成为城市新市民。

负重致远,砥砺前行谋发展

2023年6月下旬以来,原新路村少数村民以“城中村改制后,村民社会保障和生活福利差,土地出让补偿、拆迁房屋安置不公开等”为由,发起建群诉求,剑指其负责人存在“贪腐”问题,要求罢免,直至诉求至省、市、区、街相关政府和司法机关,平静的社区一时变得沸沸扬扬,引起诸多不明真相的村民聚集围观。

由于互联网的快速传播,这一行为迅速蔓延至周边的李桥、板桥和双建等社区,各类无理诉求乱象丛生,社区干部开始奔走风尘,无奈应对。各项诉求回复,少数村民不予认可,维权诉求开始“走调”,面对无理诉求,街道和社区工作显得束手无策。

事实上,梳理历史和现状会发现,原新路村的发展不是垂手可得,而是求三拜四所获。我本将心照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。多数明辨是非的村民感叹:没有招商引资,没有“两委一班人”的努力,就没有今天新路村经济的发展成就。

转变发生在2005年,新路村村两委通过招商引资,成功引进武汉城市职业学院来此落户,并引导农户由单一的粮食、蔬菜种植向多元化经营转型。


随着高校落户,城市化进程快速推进,大部分村民家庭开始“种房”,期盼通过拆迁获得高额补偿,时下的新路村变为建设工地,平房变楼房,两层变三层,直至五层;一栋变两栋,甚至三栋。由于村委的黙认,在一定程度上纵容了“种房”浪潮,这一行为也给日后拆迁还建增加了困难和矛盾。在种完房子后,村民要求对主体房屋之外的建筑进行拆迁还建。

据了解,新路村城中村改造分两期进行,一期改造于2015年10月完成,每户按300平方米补偿拆迁安置。二期改造于2018年开始,开发商以41多亿元获取原新路村城中村改造开发权,按每平方米4200元进行货币补偿安置。

为给村民争取更大利益,新路村两委经多轮谈判,要房不要钱,从开发商手中获得了15万方的房产,以及近100亩自主产业开发用地。这一收益远远高于土地出让款,也最大程度上满足了大部分村民实有建筑面积的拆迁安置补偿。

然而,这一“利村利民”的举措,不仅没有得到村民赞赏,却受到少数村民的质疑。

为了保守开发商争取的优惠政策协议机密,原新路村对还建安置政策、开发商货币补偿流程等解释不到位,造成少数村民误解,村委没有在第一时间进行说明,少数村民以此为由进行诉求直至举报。

“违建房子越多,补偿就越多。”众所周知,违建还建挤占的是部分守法村民的利益,村规民约不得与法律、法规和国家政策相抵触。“守法吃亏、违法占便宜”,成为原新路村在拆迁还建改造过程中的“诟病”。

是非曲直苦难辩,自有日月道分明。城中村改造“红利”来源于土地,合法合理更要合情,如何让全体村民享受城中村改造的红利?这无不考验着村级组织的执政能力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由于个别村民对“建筑面积补偿”存在异议,房屋至今未拆除,严重阻碍了村产业规划发展,村民股权量化,集体组织对此一筹莫展,大部分村民也怨声载道,纷纷要求采取强制措施。

2007年,新路村投资500万元兴建新路公益陵园,不仅方便了村民,而且经出让还收回了投资。2009年,在村集体经济十分困难的窘境下,村里借钱为村民购买社保、发放生活费,此时的村集体经济已然负重前行。

为促进村集体经济持续发展,村民生活费用逐年增长,新路村委采取走出去的方式,2013年,投资购买汉阳商业地产,投资至今收益大于投资。由于受业主破产,加之三年疫情影响,经营虽然停摆,但该房产目前的市场评估价远远高于当时的投资价格。

由于规划投资决策在一定时间内没有向村民充分解读,引发村民猜忌实属难免。用现在的眼光、标准去衡量早期的投资和规划,总会存在不足,但是现有村民和集体资产高于改造前的十倍以上。这是新路村委以村民利益为中心,以存量换增量、资源换效益、资产换投资、时间换空间为村民换取切身利益的表现。

无辜躺枪,“风起云涌”待“拨云见日”

据了解,韵湖、板桥和双建等社区已于2010年前后实行城中村改造,李桥村目前还没有改造就“躺着中枪”。

李桥村民维权的根源在于,所在村周边大部分村庄实行了城中村改造,领取土地补偿金,缴纳社保医保,住进了高楼社区,成了在家门口就业的新市民。然而,李桥社区虽然10多年前就被列入了城中村综合改造计划,但由于2012年被划入武汉市基本生态控制保护线范围,城中村改造工作被迫按下“暂停健”,至今无法推进。

目前,李桥村村集体已负债累累,不得不依靠货款支付村民社保与各项保障,村集体组织不堪重负,面临崩溃。村民也基本失去了收入来源,只能在武汉市快速城镇化浪潮中望楼兴叹,至今还有部分拆迁村民未能安置。


李桥村内铁路、高压线纵横,村容村貌脏乱差、众多老旧房屋面临倒塌风险,和周边的高楼大厦相比,村民生活落差太大,为此借韵湖社区维权之际,李桥村村民仿效其方式进行维权,旨在引起上级政府关注。

相关资料显示,洪山街道自2005年以来已陆续启动下辖13个村中的10个村“城中村”综合改造工作。现仅剩下李桥村、先建村、汤逊湖村三个自然村未能改造,成为淹没在武汉城镇化大潮中的“贫民窟”。相比之下,该三个村的村民怨声载道,期盼重启城中村改造的呼声日益高涨。

维权行动从6月下旬持续至今,从村民公众利益,投资收益猜忌,原村干部滥用职权等,其诉求事项不断“升级走调”。无理诉求,成为好逸恶劳者、各方势力、家族和宗族争权争利,发泄不满情绪的“舞台”;所谓的维权者已构成违法造谣,辱骂和恐吓的恶意传播者;已涉嫌违法违规。


由于基层组织过度依赖上级政府“平息群闹”,上级政府则将“平息责任”推向基层组织,让本简单的维权诉求复杂化,无休止的诉求,基层组织显得束手无策。

合法诉求必须在法律框架内,但不可“任性”。聚众扰乱社会秩序,绑架村民、无理表达诉求必将引起广大村民强烈反对。无端的猜忌、违法造谣,辱骂和恐吓并进行网络传播也已涉嫌违法违规,法治社会岂能胡来?拨云见日终有时,守得云开见月明。

举报
评论 0


头条纵深
闲言碎语